始終學不會獨處, 不時的往手機望去
悶不坑聲的等待, 卻摸不著任何的一絲音訊
夜晚用酒精麻醉, 回到以前的我們,
而早晨新聞騙了我, 說是晴天卻下著毛毛雨.
這一次的颱風,無預警的剛好把一切摧毀
豪雨警報過後,這次又將如何修復殘破不堪的台北
最後念念不忘的竟然是我,
而最後說出口的竟然是妳,
我好恨,對不起妳, 對不起父母, 更對不起自己.
破壞了自己的所有原則,更掩滅了自己的所有慾望,
摧毀了自己的價值觀,更打消了自己的對愛的希望.
==============================================
一篇篇的對不起, 我在期待什麼?
而一句句的抱歉之後, 又能夠改變什麼?
停下的打字機,故事結局早已決定
沒有勇氣繼續,鍵盤上的灰塵慢慢累積.
寫下了許多小說, 卻沒有一個能描述事實.
事實往往最淒美, 最平凡, 卻也最殘酷.
女主角不會因絕症死去, 男主角不會因為自殺而被永遠記得
女主角不會等待多年, 男主角也不會為了女生而開咖啡店
女主角不會約十年後的我, 而男主角更不會赴十年後的約
小說是浪漫的幻想, 然而幻想卻也是讓我繼續的希望
而現實是, 妳從來沒有幻想過以後的我們.

Let me drown, 每天我在洗手台裡練習著
清醒許多後, 我又能繼續演戲.
----------------------------------------------
一齣齣的對不起, 我還在追憶什麼?
一幕幕的過往雲煙, 我還能做些什麼?
或許我該發現自己內心 早就喊出了一聲 "卡"
喜歡當悲劇的主角, 老是把妳描繪成 Joker
但是蝙蝠俠, 也從來不是這故事的英雄
人們說 Joker 演的比蝙蝠俠好的太多
但真正該得奧斯卡獎的應該是我.
一片羽毛也能割下一塊肉,
而一句台詞也能輕易的終止一切.
在謝幕後, 我繼續在後台等候 "安可",
然而女主角早已離開, 我又該如何去演這份獨角戲
我哭我笑我悲我怒或著我喜
從不被他人允許說這些都是因為妳

一點點萌生的愛, 也點點的漸漸冷淡
一些些賞賜的愛, 也點點的變成厭煩
----------------------------------------------
一章章的對不起, 我還在創造什麼?
一整張塗滿了休止符, 沒有聲音, 沒有什麼.
無聲震動, 像是手機, 卻震碎了我
沉默的樂器們, 默默默哀著妳和我,
寫過一首詞關於藍色的多腦河,
但要到第幾樂章我才會跟貝多芬一樣被人永遠記得
沙啞的我, 乾笑著, 苦笑著
在 KTV 包廂內一個人唱到"燒相" 也沒人在聽,
不再有人陪著我一起安靜, 並互相聽著心跳和呼吸
身旁的人早已聽膩了那首 普通朋友,
但是就算如此我還是只唱那一百零八首.

=====================================
喝下了第一口孟婆湯,
說了人生中的第一個 謊,
抽了人生中的第一隻 煙,
吸了人生中的第一口 Hookah,
乾了人生中的第一杯 Shot,
嗑了人生中的第一顆 Estasy,
好似阿 Q 我始終活在自己的幻想世界,
就連現在也是, 反而酒精能讓我回到現實.
好似祥子 我始終活在他人的影響之下
就連現在也是, 反而醒著才是活在夢裡.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kybreaker 的頭像
skybreaker

Skybreaker's 籃球與音樂

skybreak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