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又得知了另一個噩耗

舅姨姥長了腦瘤, 看醫生

醫生卻搖搖頭 建議她 出去玩


於是 我的六月又增添了些許的濛霧

於是 我的六月還是 悲哀的


龍媽從來沒有告訴過我是哪一天

但是昨天你的生日, 我過得還不錯 你是否會怪我?

我還是想跟你說 如果那一天我在場的話, 我仍舊希望自己能夠代替你.

我想 可能直到我不再想代替你的那一年 我才會找到我自己的意義

然而 今年 我依然沒有找到

許多人過了一生也找不到的, 我傻傻的現在就在找

所以可能 到我八十歲的時後 你才會等到, 真歹勢


那年你離開台灣, 但是三個月後帶著沉默回國

你奪取了眾人的眼淚 你太陰險 在我不知情下 偷偷躲了起來

今年龍媽沒打電話來, 我也鼓不起勇氣打給她

或許過幾天我會去你家拜訪吧


而離你生日五天遠 是我上一段旅程的終點,

當時我一度 認定自己找到了意義 可以拒絕代替你

然而 很明顯的 他 不是個正當的理由/意義

很明顯的 我 在這個階段 想得太多 太美


我想 每年的這個時候都不會好過了

但是我知道如果我與你替換的話 你不會像我一樣墮落

會努力的為自己而活 並且活出兩份的自由

於是今年我只希望能夠過好自己就夠了.



說真的 ....
我的六月為什麼那麼靠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kybreaker 的頭像
skybreaker

Skybreaker's 籃球與音樂

skybreak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