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便寫寫的東西
(January 2nd 2009)

有時候想壞人做到底 為何要在乎別人如何想
我可能工於心計 以間接的方式讓人受傷
不知者無罪, 難道這就是推卸責任的辦法?
口中和表現 "無我" 的人 是否往往是心中最自私的人?

小時後逃掉的風箏 那時哭喪著臉 望著天空
如今斷掉的風箏 放掉手中的線 任其自由
偶爾的任性 是善變的天氣
平時的孤寂 也鍛鍊出新的心情

被比擬為一隻箏 諷刺著自己的隨和
就此迷失了自己 忘卻被授予的規則
隨波逐流的箏 默默忘了自己的獨特
曾有的姿態也被風颳得漸漸退色

何謂處女何謂雙魚 到頭來還是一隻箏
從沒有好壞之分 偶爾彼此的線打結
也只是一時的交錯 誤會 或是 緣份
因為箏的一生 開始到盡頭都是自己一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kybreaker 的頭像
skybreaker

Skybreaker's 籃球與音樂

skybreak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