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is a love story,
A story about love,
一個關於愛的故事

當一個人不愛自己的時候, 要如何愛一個人?
他想當王子, 把公主從城堡中救出, 然而被困住的是否是他自己?
他往往把需要當成愛, 他需要他人的愛, 他需要她的愛, 來證明他的存在, 因為他不愛自己.
他常常把自私當成愛, 他需要他人的包容, 他需要她的耐心, 來證明他的愛, 因為他不愛自己.

他有甚麼權力說愛情, 說未來, 說以後, 說他跟她的愛情故事, 當他不愛他自己?
他迷糊了, 因為他一直以為他愛故他在.
他只懂如何愛別人, 不懂得愛自己. 他使他身邊的人快樂, 來滿足他自己讓他自己也快樂.
他不懂為什麼需要先愛自己才能愛別人?
為什麼這樣是愛錯? 愛自己是否太自私?
對他來說 愛自己 只是保護自己不受傷罷了
他希望以真誠的全部付出 來愛, 然而這是否是錯?

他身上穿了厚重的盔甲,讓自己不被傷害. 但是矛盾的是這個盔甲也人無法跟他親近.
和他最親的人因此受了傷.

他迷糊了,因為他所謂的自我就是這盔甲: 所有的原則, 想法和態度.
而脫下這個盔甲之後, 人是不是只剩下 性愛, 暴力, 和其他邪惡的人性?
人人都穿著盔甲, 然而當這盔甲傷害了心中最重要的人的時候.
又該如何在掙脫束縛的同時 不失去自我?

"沒有天堂和地獄 除非你的信念造給你一個, 不會有 [人格化的神] 來審判你"
所以是否吸毒就是沒原則? 是否殺人就是犯罪? 是否藉酒消愁就是不負責任?
是否這些問題, 脫下盔甲後都必須重新衡量?

"道德不應是規律的道德 (morality of rule) 而是德性的道德 (morality of virture),是自律的道德"
然而當這些原本自己以為是好的道德, 傷害到重要的人的時候是否就能改變?
而往往這個改變不通用於每個人.

他常常想,
一個人如果為了父母而殺了債主是否就是對的?
那如果他父母吸毒也讓他接觸是否就是錯的?
或許極端, 然而人們每天都做出社會所謂的 "錯" 而受罰,
如果沒有對錯, 是否社會沒有權力去審判 "犯人".

因不同的原則,宗教,道德,理念,環境...等等所影響, 人們才會有自己的原則,
這些讓世界上人人不一樣.
所以當大家相信人性本善時, 人們可能才能夠脫去盔甲, 自由.
但是那時候世界會不會變得單調?



溫柔的回答
來溫暖 妳每次的任性
保證不可怕
沉默只會一下下

所以我

驕傲的發誓
來答覆 妳每一個疑惑
莫名的蒸發
眼中泛出的淚光

妳的愛無懼
妳的手 冰冷卻堅定
妳的愛無條件
妳的臉 疑惑卻溫暖

一切不可能更完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kybreaker 的頭像
skybreaker

Skybreaker's 籃球與音樂

skybreak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